主页 > 海量的数据 >【虚词无形一週年】青春冷冽,老派善意 >

【虚词无形一週年】青春冷冽,老派善意

发布时间:2020-06-13   浏览量:414   

 

【虚词无形一週年】青春冷冽,老派善意

流水一般无声而不止,文学馆的媒体虚词无形就做了一週年。草创改名字的时候,有劝谏说名字里有「无」字的媒体不大吉利,我当时笑笑便算,始终倾向保留「虚无」的头联。


生于一个动荡的年代,每天都有坏新闻,论激励人心文艺媒体自然不算前线,What do you expect? 再者,这是一个文化媒体寒冬期,「虚词・无形」诞生时,周遭文化版的萎缩及变质已经看得人胆战心惊;许多做文化媒体的人都表示已离开这个行业。网络主流化,文化媒体在网络的弱势是很明显的,资源会主导内容。


而「虚词・无形」资源来自艺术发展局的文学媒体发表平台计划,责任自然是让文艺价值高而巿场价值低的作品及资讯得到发表空间。在坏时代,仍然把头一股脑埋进去做媒体,就是因为相信文艺对人心的力量,它是一口清明的井,让我们理顺思维、情感、想像,拥有丰富的内在皱摺,然后可以面对许多时代的冲击。在各种难关,我们都是靠对文学的意志,跨越过去。


「虚无」的文艺同事,各自有着许多文艺的冷关怀,想要报导它们及发表作品,不问回报地付出;在每日的琐碎网络编辑流程里,我们仍然关怀着内容,想着如何写得更好,这或者是让虚词无形延续下去的重要信念。至于我,则时常想他们早点收工——这并不容易,但十点左右清空公司最近是比较容易了──虽然我承认,最有效应的文章,是一起通宵的刘以鬯时节。


「虚词・无形」着意照顾文艺社群的需求,在效应上可能比不上较有经验的商业媒体。后来我怀疑我们是广告花费最少的网络媒体──有时不是不知道现在我们都是在被FACEBOOK玩,也一直有留意要如何被玩及落广告,我知道聪明的玩法是刊发较少文章,每篇以更高稿费来吸引知名作者,再付较高昂的广告费来吸LIKE,至少场面上好好睇睇。但我是老派的编辑风格,还是希望把资源放在刊发更多稿件,至少先让它们见光,再用人力在各处推广,为作者寻找会实实在在点进文章的读者。


这种老派的用心或是有点迂了,会开放吸取新法;但读者若能体会,就很感激。


除了刊发重要的文章是给我们的重要鼓励,发掘新作者也常常让我们快乐。「虚词・无形」有接触一些年轻作者,写得好到不像是他们年纪的作者,对我们有着更多的归属感。传媒前辈向我慨叹,说以前副刊编辑的工作,是包括与各类作者很多的沟通,谈电话,通信件,关顾他们的写作,进入他们的生命。如今的编辑工作繁多琐碎,要有这些沟通是难的。但是,新作者们像有着强大的吸力,我们的生命还是有许多重要的交叉。


另外,青年影评人对「虚词・无形」的一直关顾,也是我们所感激的。文学不是孤岛,平台应开放给更多的艺术範畴(如果够钱),才是整全的文艺生活。


此前进行了「虚词・无形」一週年问卷调查,来做的大概都是死忠粉丝,感谢各位的意见,我们会一一认真对待。披露一些调查结果:「虚词・无形」的读者以女性佔多,逾八成来自香港,19-24岁与25-34岁各佔三成多一点,35-44岁佔两成。一一如预期,买实体杂誌的人不算多,《无形》最受欢迎的一期主题是「刘以鬯的陌生人」。对虚词网站的基本印象是「以文学为主」、「立足本土文化」、「能鼓励创作」、「能增加我的文学知识」、「能让我认识新作者」,以上数项均以五分中的四分佔大多数;要稍微加力的是「国际视野」及「涉猎不同文化範畴」两点。最多人想看的是经典题材、名家作品、与时事热话相关题材。



另外有一点颇值得思考。如果填写问卷的大都是死忠粉丝,那幺填写问卷者近八成并非虚词无形作者,这点颇耐人寻味──因为我们刊登过的作者都不止这个数。这里或者揭示了作为作者的读者之忠诚度的问题──就像很久之前,许多编辑前辈如许先生关先生都抱怨过的,作者们写作并投稿来发表,但本身对阅读却兴趣不大。这可能才是是香港文学发展最深重根固的危机。


我们无意以投诉批评来提高读者热度(俗谓屌票)。只是,脸书年前已明确表示过,会降低艺文类资讯的触及面的了。我记得前几年,文青很热衷于如何向大众推广文艺,这种热诚还在吗?我真切感受到,没有多少钱的文艺媒体,是靠大家不吝每个免费的讚与广传,才能够渗入到更广大的土地去。请按讚,请广传,为的是那些作品、作者、用心的事物、不朽的先锋与闪光。如果没有大家的支持,虚词无形这小小的媒体也会消失,这是随时可能发生的事。


不会一味要求他人,我们也会努力做好自己。第二年「虚词・无形」会更贴地,更活泼,更大胆。还有没有明年,再算。有前无后,打死罢就。
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