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海量的数据 >All in曾俊华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? >

All in曾俊华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?

发布时间:2020-08-12   浏览量:263   

 

All in曾俊华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?

1. 希望林郑落败,是民主派的一致共识。但我们究竟如何做,才可以令林郑落败?All in曾俊华,又是否民主派的唯一策略?

2. 林郑落败的「必要前提」,是从建制派的八百多票中,劝退二百多票,使其总得票低于601票,因为特首选举赢出的条件是至少要获得601票。假如我们无法达到此一前提,无论剩下的选委票如何分配,都无碍林郑当选。假如民主派+不投林郑的选委只有599票,无论有500张白票,或者没有白票,曾俊华都不会当选。

3. 因此,如果有人说,不投曾俊华代表支持林郑,这是不认识特首选举制度的说话,也是令阵营内部分裂、不负责任的说话。我们要问的,不是我们投不投曾俊华,而是:我们要如何使建制派跳票?

4. 曾俊华打着「团结」的旗号获得广大民意支持,这是一种挟持温和建制选委的力量。「曾俊华愈受欢迎愈有机会赢」,是否则代表要逼迫无法违背自身立场支持他的人,转向支持他?看见有些友好团体写要票债票偿,将战友打为危害香港的罪人,不由得心酸。内斗,不就是破坏民主力量的好方法吗?

5. 回过头来看,曾俊华的民意,源于我们非常尴尬和无奈的支持。试想想,假如今次是开放的民主选举,被民主派捧上的绝不可能是曾俊华,而是杰哥、马丁或Audrey。曾俊华获得民主派的支持,是源自制度的缺陷,规限只有建制派被钦点胜出,所以在务实的状况之下才支持比较愿意沟通的建制派。曾俊华输了会否带领民主运动?会否成为在野的领袖?不会。但市民大众的支持和信任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收回的。作为一名立法会议员,我要为我的选民负责,如果今天我选择支持一名建制派,就代表我在说服我的群众转向支持他。

6. 立法会议员的授权源自立法会选举,我选举政纲清清楚楚地写着支持民主自决,反对ABC运动。假如我今天随着浮动的民意起舞,岂非违背了民主原则,以及当初的选举承诺?政治代表不应「只」跟从民意,选举承诺、政治立场、价值原则,亦应是作每一个决定的参考指标。当年,「主流民意」也支持领汇上市、也支持高铁拨款,甚至也支持梁振英当选特首,但我们都以政治立场和社经立场反对,这是我对我的信念,我的选民负责。

7. 当然,我非常明白亦理解民主派的策略投票立场,事实上,我亦无在任何场合对其公开责骂和攻击。伞后「寸土必争」形成的「争取每一分机会」的气氛,以致在特首选举的赌局选择全面压注,都是可以理解;但不要忘记,参与赌局是要押上筹码的。我并不反对民主派人士支持薯片,但All in 薯片更有可能让民主运动的力量一铺清袋。

8. 有人说,我们过于讲求理想,不问政治现实。政治理想固然不能摆脱现实,但策略考虑,也绝对不应脱离我们的政治原则。即使是以前的特首选举,民主派也不敢放弃原有的阵地。在2007年的特首选举,刘慧卿曾经这样写道:「是否因为他们感到反对声音愈来愈不受重视,因此接受现实,作出妥协?当局与传媒不断炒作,将是次选举描绘成一场竞争的选举……传媒和政府合力製造妥协文化,企图潜移默化降低市民对争取的期望。」

而莫乃光在七年前也曾撰文表示,北京「眼中最好的情况是泛民不能取得入场劵,市民虽然没有票可投,但至少有戏可看。「有竞争,无泛民」可令泛民变得可有可无,市民更习惯中央代为选择。」

这些都是前人慧根。我明白大家的策略以及立场,但要认清的是,撑薯并非无害,这也应是所有以往反对小圈子选举的民主派人士的共识。

9. 时移世易,夺权的诱惑很大,但综观现时的局势,我依然未能一窥可能:阻碍曾俊华当选的,是我的一票白票,还是那二三百个不愿跳船的商家?如果曾俊华连本地商界的支持都未能获得,多我一票自决派,又对局势有何相干?

10. 即便如此,我依然愿意为我的不投薯片的政治决定负责,同时,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这个决定的出发点:从选举承诺,从原则,从形势判断,包括薯片具体当选的可能性以及民主运动的发展,我都未能说服自己转为支持曾俊华。

11. 退后十万步,抛一个弔诡的问题:一个被视为「推动港独」、「反中乱港」,北京恨不得直接DQ的议员,高调支持薯片,有可能劝诱一群建制派从林郑身上跳船吗?当曾俊华获得整个泛民的公开支持,甚至只能够透过泛民的提名才能入闸,对于他要说服支持林郑的建制派跳船,孰好孰坏?

12. 因此,我反对林郑,也不会支持薯片,更拒绝整个小圈子选举的钦点逻辑。民主派的立场亦可理解,基于不同前设和判断,得出不同结果。

最后,感谢各位一路以来的支持。纵然立场可能不同,但我仍视共在雨伞中奋斗的朋友为战友、同路人。共勉之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