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海量的数据 >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 >

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

发布时间:2020-08-12   浏览量:237   

 

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

英格兰喜剧演员David Walliams曾经讲过:「All life can be found in an airport.」这也是我享受静静坐在机场一角的原因,因为这裏可以见证到如喜怒哀乐、悲欢离合等的人间众生相。但从今之后,我再发现又多一个理由到机场,原来机场看到的人间百态还有另一种,那就是权贵恃势弄权的丑态。

「你知唔知我係边个!」

记得10多年前,当时的特首夫人董太,在登机后,曾闹出要争夺头等A1座位的小风波,她更向原先不卖帐的机舱服务员,爆出了一句「你知唔知我係边个!」的经典对白,结果惹来全城热议。

黑格尔曾经说过:「人类唯一从历史中学习到的教训,就是从未从历史上学习到任何教训。」

10多年后,又是特首第一家庭,又是搭飞机,近日又传出一宗「行李门」风波。特首梁振英与第一家庭,被指涉嫌施压,迫使机场地勤帮其幼女运送遗留下来的行李入禁区,行使特权,惹来远较10多年前更大的全城反弹。

叶刘淑仪的歪理

叶刘淑仪上周六出席电台节目时,企图为此辩解,说香港只有一个特首,只要确保行李没有爆炸品,是可以「特事特办」。她又以正在访港的英国外相夏文达为例,说若然对方出现相同情况,机管局同样会「特事特办」,替对方将行李送入禁区,这是应有的礼貌,礼节性的方便。

叶刘淑仪这裏混淆视听的起码有两点:不错,香港只有一个特首,但特首却有N个家人,今次牵涉要劳动地勤帮其拿行李的,也是其家人;拿英国外相夏文达访港来相提并论,完全是引喻失当,夏文达是公务访港,而今次「行李门」风波,当事人则完全与公务沾不上边,两者风马牛不相及。

正当叶太口口声声说可以「特事特办」,言犹在耳之际,偏偏周一国内官媒《人民日报》突然刊发署名文章,题为〈「特事特办」还是少些好〉,直指特事特办不仅可能异化为逃避责任的挡箭牌,还容易成为权力寻租的工具。文章又指出,若动辄特事特办,突破既定规则,对制度失去基本敬畏与遵从,则与法治社会相去甚远,必然导致违纪违规不断,社会运行秩序混乱,特权、潜规则等盛行。

这不单是给梁振英,也是给叶太迎头一记闷棍。谁说叶太了解国情?

机场见尽权贵众生相

机场真的是看尽权贵众生相的地方。近日看《苹果日报》的「坚哥与台湾」,又看到另一单类似新闻。

3年前,台湾副总统吴敦义的女儿吴子安与家人外游,但因为疏忽,到机场时才发现孩子护照有效期剩下不足半年。起初航空公司拒绝放行,但峰迴路转的是,后来外交部领务局机场办事处,很有效率的马上为孩子办了一本新护照。事件后来遭民众揭发,有关部门辩解时说,吴子安是直接向外交部机场紧急联络中心求助的,职员知道母女两人旅游计划可能因此泡汤,于心不忍,所以才急事急办,赶製新护照。

但人们却进一步揭发,在外交部网站明明写明:「台湾桃园国际机场并不受理国人临柜申请护照、签证及文件验证。」外交部后来解释,说网站来不及更新云云。

台湾民众还算幸福,在群情汹涌下,特权最后被迫对普通百姓也「一视同仁」。结果,在紧接着的农曆新年,机场10日内签发出紧急护照194本。之后有一年,更多达2300本。坚哥慨叹,可怜相关职员疲于奔命,苦不堪言。

相反,在香港,近日来自不同媒体的记者纷纷测试,要求机场职员代为送行李入禁区,结果一一遭拒绝。有职员甚至称:「根本唔可以帮人拎嘢入嚟…… 一蚊我哋都唔拎㗎。」

美国前副总统戈尔的机场故事

我记得10多年前,当大家热议董太「你知唔知我係边个!」事件时,自己曾拿出美国另一单花边新闻来作比较。

那是卸任后的美国前副总统戈尔,也是乘坐飞机,却连续两天在两个不同机场,登机前都被抽中要作安全检查。众所周知,「911」后,这些抽样安全检查,可说是认真得吓怕人,甚至要你除下鞋袜,被保安人员查个彻底。

第一天,在众目睽睽之下,戈尔耐着性子接受了检查,要待到几乎所有旅客都登机后,检查才完毕。戈尔好不容易才上到飞机,才走回自己座位。这时,机上已坐满了乘客,都惊叹自己有眼福,看到刚才精彩的一幕,也顾不得当事人就在旁边,纷纷兴奋地拿出手机,打电话给自己亲朋戚友,口沫横飞地八卦一番。

但不知是福有重至,抑或是祸不单行,第二天当戈尔再搭飞机时,又再次被抽中。但经历昨天经验,他今次便学得乖巧了,一直保持亲切的微笑;被检查完毕后,他不忘与检查人员握手道谢,讚扬他们劳苦功高,更说:「我非常乐意为机场的安全出一分绵力。」

有普选与无普选的分别所在

换了是你和我,一连两天连续「中奖」,满肚子牢骚,甚至口出怨言,相信也属人之常情。但对于政治人物,却要有另一种胸襟。

换转是香港今天的第一家庭,大家估又会有何反应?又来那一句「你知唔知我係边个」?

愈是位高权重的大人物,若愈能表现出随和,厌恶和抗拒特权,也会愈受公众爱戴。

想深一层,大家也「唔恨得咁多」,这也是有普选与无普选的分别所在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