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L微生活 >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 >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发布时间:2020-06-19   浏览量:194   

 

作者:林彦廷 Chase Lin(师大附中毕,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部四年生,试着将人文社会学和行为经济学的知识运用在生活中,喜欢在摄影过程中观察人与人的互动,学习摄影心理学,未来想成为一位影像的传递者,让世界更美好)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2014年4 月12日,是我人生第二次前往北韩。这次不由陆路搭火车,而是搭乘飞机从北京直飞平壤。我搭的是由北韩军方直接管辖的高丽航空班机,为的不只是观光,而是要在平壤市区跑一场马拉松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平壤马拉松正式名称为「万景台奖马拉松」(Mangyongdae Prize International Marathon),是国际田径联合总会认可的的铜质认证赛事(IAAF Bronze Label Rad Race)。

平壤马拉松过去已经有举办26年的经验,除了北韩当地的跑者外,只有受大会之邀的菁英国际选手才能参加。2013年,台湾的顶尖跑者张嘉哲和何尽平都有受邀参加,分别拿下第13名和第15名的佳绩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我从2012年开始,因为在日本留学的关係,分别在日台两地跑过两次半程马拉松(台北马拉松、太鲁阁马拉松)、两次全程马拉松(京都马拉松、东京马拉松),再加上2013年前后到过北韩的经验(成为第一批重新开放旅游业而得以入境的观光客),异想天开的在网路上搜寻有无在平壤跑马拉松的可能。因缘际会下,得知2014年北韩将初次开放业余跑者报名参赛,立即準备北韩签证的申请,台胞证的準备(需要经过中国入境),最后顺利办理好一切準备,前往北韩平壤。

也许是第一次举办包含业余跑者的城市马拉松,北韩当局限制重重,不希望跑者配戴有任何和美国、日本有关的物品,也不允许过度显眼的国旗标示。马拉松的完赛时间也非常严格,全马参赛选手需要于4小时内完赛,半马参赛选选手需要于2.5小时内完赛,至于10公里组的选手,则有1.5小时的限制时间。评估过自己的条件后,发现半程马拉松最适合我,除了可以在时间内完赛,也可以比10公里组多享受点平壤风光,完赛后也可以坐在观众席内和北韩民众一同欣赏马拉松的后段赛事。

(相关阅读:共产中的奢华,黑色北韩的唯一光亮:平壤)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飞机抵达平壤后,为了让跑者们更熟悉平壤的街道,导游请司机照着隔天的马拉松路线图,绕了市区一圈(共10公里),比赛的起终点都在平壤凯旋门旁的金日成体育场(全马四圈、半马两圈),沿途会经过市区内的多处战争纪念碑,包含中朝友谊纪念塔,更会上桥两次跨越流过平壤市区的大同江。

晚餐时间,导游一再叮嘱这次马拉松赛事的规则,不过也稍微发现,因为第一次办理比赛的关係,有很多细节的内容并没有和主办单位确认清楚,像是路跑中可不可以拍照,可不可以携带相机等问题是大家最关心的。不过也因为这些问题,我们的导游第一次因为口误说了双关的笑话:"Don’t take cameras with you (smart phones are included). Our cameramen will shoot you."

‘’SHOOT You!’’ 大家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声。

当然,导游指的是场边会有摄影师帮大家拍摄纪念相片,不是指「开枪」,但也让刚到平壤的紧张气氛缓和了一些。

马拉松当天的起跑时间为早上 9:00。8:00还没到,朝鲜国家旅行社的当地导游就把大家集合好,搭上游览车前往金日成体育场。到达时,早已发现国际菁英选手已经在场边热身,业余跑者依据路程的长短,分成全马、半马、10公里组依序进场。在场外等候的我们,与经过其他旅行社取得签证的国际跑者会合,大部分的跑者都来自英国、美国,还有一些北欧国家。亚洲人大都为香港人,连同我在内似乎只有3位台湾人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看着从场外透出的光线,像是等着进入古罗马竞技场般令人紧张,又像是进入奥运场馆般令人期待。我们被告知,比赛开始前的开赛典礼,跑者必须穿着正式服装,不可以穿着短袖短裤入场。因为是金日成诞辰纪念日的一部分庆祝活动,所以赛前选手需要向已故的永远的主席金日成将军献花、敬礼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起跑的时间一到,只见北韩的跑者立刻换档大步向前,才几秒钟时间就如同高尔夫球木桿开球一样冲向300码外,像变了心的女朋友一样不回来了。其他的国际跑者则是三五成群地快乐跨步前进,而来自台湾的我,则是不停地想到徐展元主播的那句话,还有那句「好想赢韩国阿」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前面五公里的路程非常轻鬆,虽然北韩全国的道路是有名的不平,不过平壤市区内的道路可以说是非常平整,和台北地区满是孔盖跟坑洞的路面比起来,这里虽然没有路平申诉专线,但踩起来却非常踏实。唯一让我不适应的事情,大概是水站的志工也许太热情,每次都给我一整罐的罐装水,而不是杯水,喝了一口水后要拿着半满的宝特瓶继续前进。而且因为铜质赛事,每五公里才设有一个水站,因此负担多了一些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在平壤市区跑着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安静的,不像在东京或者京都,从起跑到终点沿线42公里皆是绵延不绝的民众,不过在平壤,只要见到人,每一个人都会用最灿烂的笑容回应你。

「빨리(ppali) 빨리(ppali) 빨리(ppali)」,沿途中我一直听到这句话。

可惜我会的韩语不多,只能回应「你好」与「谢谢」。
안녕히가세요(an-nyeong-ha-se-yo)
감사합니다(kam sa ham ni da)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虽然观赛的人数不多,可是因为比赛的人数只有200多人,比赛到了后半段赛程,前方跟后方几乎都没有人,跟在台北或者东京的城市马拉松相比有如天壤之别。也因为这样,你身上聚集了所有路边和公寓阳台上的目光,一点放慢脚步的机会也没有,压力更大。

脚步每跨出一步,我都一直想到陶渊明在桃花源记中的名句,尤其是「黄髮垂髫,怡然自得」这个部分。在台湾,因为面临国际的边缘化、外交上的困难,再加上媒体素质的逐渐低落,我们容易取得的资讯非常有限,接触到的国际新闻其实非常有限,更大多数是来自于美、日的新闻来源,所以我们对北韩的认知,受限于以美国看世界的帝国主义思想。也许北韩拥有核武足以威胁东亚的国家是个事实,但我们很少去想北韩为什幺非要走向拥有核武的这条路。

也许北韩这个国家只养得起平壤这个城市,平壤之外的人们无法吃饱,地力不足无法耕种,工资更是不高,这些都是我们眼中的北韩。但我们站在资本主义金钱至上的观念,却没有想过他们或许自觉很幸福。很少人知道,北韩在建国初期是个非常强盛的国家,是个比南韩经济好上许多的国家,更少人想过北韩为什幺长期缺粮、经济不振。

去年来北韩,导游曾经问过我们「你觉得我们穷吗?你觉得我们真的穷吗?你觉得我们真的很穷吗?」问了三次,一次比一次更坚定,一次比一次更想对我们说出什幺弦外之音,令我想到经济学课堂上提到Arun Abey的着作《How much is enough?》在我们熟知的世界,金钱带给我们更多选择,然而这些过多的选择,却让我们更不快乐、更不幸福。

我们更常常从新闻中获得北韩人对于领导人的固执迷信,像是最近的报导指称北韩小女孩认为汉堡是金日成所发明。也许这些报导大多有根据,但我更相信有些报导是故意的渲染,比起北韩发射人造卫星、试射导弹、重新开放开城工业区、重启谈判,这类对于领导人的迷信真的是非常微不足道的新闻。太阳花学运以后,更发现很多故事加上不同的注解,可以带来不同的解释,然后引来更多的舆论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经过这些思考,我不敢断定北韩是个怎幺样的国家,虽然我到过北韩两次,但是零零总总加起来也只有10天时间,大多数的时间也在平壤市区,也受限于政府的安排。不过这两次的经验相比起来,我可以看出北韩的改变。

去年的北韩长期缺电,一个星期可能有半数时间是会不规则停电的,但这次在平壤完全没有跳电的时候,电路网也重新铺设。去年的平壤市区车辆相当稀少,除了路面巴士之外,几乎没有自家小客车在路面行驶;但是今年的平壤车流量明显增多,离车水马龙这个成语越来越近。去年我们除了不能拍摄军人之外,也不能拍摄一般民众,没有任何沟通空间;但今年我们可以跟所有市民拍照,还可以加入公园阿伯的球赛,也可以乱入早晨的老人舞,甚至进入北韩的游乐园玩耍。只要经过允许,导游几乎满足我们的所有要求。

不变的是,平壤市区依旧乾净,北韩的人民依然亲切和善,不论是马拉松沿途帮你加油的路人,还是行车时向你招手的小孩子,虽然不能以我眼见为凭,但我更不相信西方媒体对这里的妖魔化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2小时13分左右,我用最舒适的步伐跑向金日成体育场,这是我最难忘的路跑经验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整体而言,这是一场非常舒适的比赛,路线规划完善,计时设备跟补充水站都可以接受,不过却是一场内心令人十分挣扎的路跑经验。面对排山倒海来的加油声,我拿不出漂亮的成绩代表台湾,再加上自己的脸孔,许多人以为我是来自中国的参赛者,但因为不能配带国旗,我只能不停地喊着「대만 Taiwan」,这个21公里的路程突然变得那幺的神圣,那幺的不平凡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糗的是,我跟全马选手几乎是差不多的时间进场,许多人以为我们的速度差不多,但其实我被他倒追了两圈,但也是个意外的巧合,让我享受了天上掉下来的奥运级掌声。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直到赛后才知道,「빨리(ppali) 빨리(ppali) 빨리(ppali)」的意思是…「快一点!快一点!快一点!」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北韩平壤马拉松初体验:请勿携带相机,我们的摄影师会「射杀你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